正规beat365体育官网|歡迎您

广播听众与音频用户正在消融的身份边界

  移动互联网时代,各种聚合类和垂类音频应用迅速发展,互联网音频的快速兴起虽然为广播带来挑战,但同时也提供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广播听众和音频用户画像有哪些区别、各具何种特色?本文试做分析:

  (一) 广播听众的特征 

  广播作为大众传媒,听众结构与人口构成有很高的相似度。2020-2021年CSM基础研究调查数据显示,广播听众的男性略高于女性;15-44岁的中青年超过60%,占听众的主流;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群超过两成;城市中的管理人员、企业雇员和退休人员较大幅度高于农村地区。

  

  虽然广播听众的构成以15-44岁的中青年为主,但广播对较高年龄人群的黏性更高。城市广播听众的实际收听行为测量结果显示,年纪越大收听程度越高,人均收听的时间也越长,同样情况出现在青壮年、中年或有较高稳定收入的听众中。简而言之,社会主力人群、有车一族和稳定收入人群是广播收听的重度人群。

  

  (二)在线音频用户的特征

  截止到2022年3月份,我国移动互联网用户已超过11亿人。在线音频用户已然成为其重要的组成部分。数据显示,15岁及以上的受访者问卷调查中,在线音频用户与广播听众的结构差异很大,从性别上看,在线音频用户女性多于男性;15-44岁的中青年用户超过80%;高中及以上教育程度占七成以上;职业人士和学生占据78%;年长者、低教育程度和退休人员占比不高。与广播相比,音频用户的性别差异和年龄差异明显,音频用户的年轻化程度更高。

  

  音频用户同样呈现出年纪越大收听程度越高的特点,但与广播听众不同的是,不同年纪的音频用户人均收听时长之间并没有特别大的差距,音频用户整体人均收听时长都处在比较高的50分钟左右。

  

  (三)广播听众:在线音频的天然用户

  无论是广播听众还是在线用户,在基于目前高持有量的智能手机端时都是相同的使用者,其收听行为在收听广播和非广播内容上切换极为便捷,无非是手指在音频平台上的滑动切换。而角色也从广播听众瞬间转换成移动在线用户,反之亦然。2022年1-5月份数据显示,用户在APP上收听非广播有声内容流入到APP上的广播节目的日均人数占广播流入听众总量的95.5%;听众从广播节目流出到非广播有声内容的日均人数占流出广播节目听众总量的83.9%。可以简单地解释为:在线音频平台上,广播直播流与其他有声内容之间的转换是相互的且高频的,听众与用户的身份将随着融合程度的深化变得越来越模糊。

  来源:央广广告